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發揮功能

(一)就學術研究言,完善研究而逐漸填補國內學術領域之空白:

恐怖主義領域在國外學界之研究已行之多年且已有相當之研究成果,中國大陸亦早已投入而有相關之研究機構與多樣研究作品產生。反觀國內,僅有少數學者長期研究也有相當成果展現,但在整體之量與質上仍有開拓空間,致學術上不易與國際接軌。因此本中心之成立與相關研究之努力,應可以帶動國內各大學之研究風氣,為國家培養更多之安全專家,且經由互動更可確立本校作為全國安全學術之領導之地位。

(二)就協助實務言,提供成果而能協助情治單位創新因應對策:

學術研究之價值在於各項創意之提出,在於提供「智慧」而能不斷精進實務單位之各項操作「技術」。當前儘管政府之決策部門要求強化防範恐怖主義威脅,然國內從未有此活動或案例發生,以致於相關單位在具體操作上,僅是將以往重大犯罪之行為模式重覆操作使用以應急,但是恐怖主義是特殊犯罪與一般犯罪不同,且使用之手段亦更趨複雜,致此等變化均需要重新及深入研究,而可由本中心提供此方面之支援服務。

(三)就政策建議言,應情勢發展而提供立法與行政之論辯平台:

因應恐怖主義威脅之防範措施,不僅涉及了如何精進行政部門之相關作為,亦涵括了立法相關事項而提供執法依據。且其內容不論從反恐機制之建立、各項打擊行動標準之擬訂、資訊之交流、法律條文之適用等,均須經由立法與行政部門之充分論辯。而過程中,不論是立法院各項公聽會之舉行或是行政部門之各項政策建議,均須有專家學者之投入而給予建議。本中心可適時扮演提供立法建言與與政策諮詢間互補之角色。

(四)就支援外交言,建構「第二軌」之接近途徑擴大國際空間:

目前台灣正面臨外交上之困境,雖因應恐怖主義等「非傳統安全威脅」所需要的是國際共同合作、而不再是以往僅以各國自身利益為考量,但是中共仍藉由結合區域與國際之相關「研究中心」成立與區域「安全政策論壇」之推動等各種方式,不斷打壓我之參與,更間接影響我之安全。因此本中心雖是學術研究單位、但亦可藉由各項活動舉辦作為推動國家戰略之輔助媒介,透過學者之研究能量而主動接觸與被動吸引國際交流。